ABOUT RELY-MEASURE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使用说明 >

推动产业新生 突破类型化限制 直击金鸡奖“新影像·手机电影计划

发布时间:2020-12-14 00:47 作者:老哥论坛

  在世界电影百余年的发展历程中,手机电影是一个非常年轻且独特的存在。现代科技的发展带来了电影拍摄器材的小型化,也带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影像时代。

  究其原因,一是手机电影的实践成本较低,同时便于携带;二是手机的配置与功能愈发多样化和高阶化,能够保证成片品质;三是拍摄方式和观看场景高度自由,更有利于创作者畅快表达。

  据了解,国内的相关领域起始于2005年,彼时,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陈廖宇用裸机拍摄出电影《苹果》,此片号称是国内“第一部手机电影”。

  随后,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开始尝试用手机拍摄电影,其中不乏贾樟柯、王小帅、陈可辛等大导演。而在近些年,这种形式逐渐成为了大批年轻人打开电影之门的钥匙。

  在这样的环境下,2019年,第2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甄选了三部手机电影《巴丹吉林》《你的样子》《泳往春天》进行展映,这是国内手机电影第一次登陆大银幕。

  同期间,电影节携手华为举办了「新影像?手机影片竞赛单元」,鼓励创作者以全新的方式进行影像表达。活动征集的作品多达数百部,经过激烈的角逐,共有22部作品进入决赛。

  11月27日,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与华为联合启动「新影像·手机电影计划」。活动现场,在组委会、电影和互联网等各方代表的见证中,主持人梁植揭晓了去年22部作品中,最终摘得六大荣誉的电影,并宣布新一年的竞赛正式开始,获奖作品将于明年公布。

  除此之外,活动还设置了圆桌论坛环节。「新影像?手机电影计划」的评委主席、著名导演、演员、监制徐峥,评委华为消费者BG副总裁李昌竹,著名摄影师杜杰,著名导演郑大圣,著名导演、编剧田羽生以及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产业研究处处长王丹就手机电影的创作和趋势各抒己见。而通过获奖作品的片段和嘉宾的激烈探讨,我们切身感受到了手机电影对行业产生的影响。

  正如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闫少非先生在开场的致辞:“手机电影的出现让华语电影拥有更多元化的内容表达,当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手机电影进入到创作行列,华语电影将突破类型化的限制,题材内容、表达方式都得到极大的扩充,促使传统电影产业得到进一步的延伸。”

  在闫少非致辞完毕后,厦门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黄晓舟就地方发展、科技创新与艺术产业的关系表达了观点,并诚邀各位创作者来厦门体验生活与拍摄作品。

  紧接着,上一年「新影像手机影片竞赛单元」的六大殊荣逐一颁出,《此处无声》的导演右一获得“最具潜力创作人荣誉”,由张杰执导的《剃头匠》摘得“最佳镜头记录荣誉”,“最佳实验影片荣誉”花落由王中佾自导自演的《守卫地球》,彭碧波携其作《邻居》夺得“最佳艺术探索荣誉”,“最佳摄影技术荣誉”归属于由黄吉亮执导的《别等了我的外卖》,而成功斩获“华为手机新影像荣誉”的三部影片及导演分别为:《乡关何处》杨丹、《在田间》刘圣辉和《六十九》张弛。

  这些获奖的青年导演多为正在读书的艺术院线学生。由此可见,手机电影对青年人才的培养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他们对其的应用早已从单纯的影像纪录转变为融入电影美学思维的作者性表达。而这亦是本场活动传递的核心观念。

  徐峥在颁奖后的个人致辞环节中说到:“进入全民影像化的时代,电影与手机正在慢慢靠拢,手机电影能否成为一个新赛道,产生自有的商业逻辑,非常值得探讨。另外从获奖者的发言也可以看出其内涵,即提供给了年轻创作者一个低于电影,但是高于短视频的创作语境,给了大家一个讲故事的机会。”

  作为手机品牌方的代表,李昌竹表示,华为将全力支持青年朋友拿起手机进行影像创作。他讲到,“华为非常荣幸在手机电影萌芽发展的第一个阶段就能深入的参与其中,今后华为也将继续以领先的手机影像技术支持每一个有创作欲望,有表达意愿的电影人以及爱好电影的普通人进入到电影创作的世界,一同探索未来移动影像的更多可能。”

  毫无疑问,手机电影的出现降低了拍摄的门槛,不只让年轻创作者拥有了自我表达的空间,也让不同年龄和职业的群体均有了创作影像的渠道。某种程度上,具有一种全民狂欢的效应。就此,论坛的几位嘉宾各自从不同的视角出发,结合民众与电影的关联,谈到了手机电影的作用。

  徐峥由时代背景的层面分析,点出了手机电影具有深厚的大众基础:“由于手机技术的发展,影像一定会在未来代替传统的阅读方式,所有信息领域更多的是用一种影像化的方式来呈现给你。这是一种大趋势。”

  李昌竹于技术和内容交流的维度说到:“视频本身比静态影像更具有讲故事的能力,能够包容的信息量更大。越来越多的人用手机拍摄视频,说明大家对其接受度越来越高,呈现的内容也更倾向于表达自我的关注与思考。这能够让很多有创意或者有创作梦想的人真正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另外他还表示,现在华为已经有了供手机视频爱好者相互交流的社区,以便于他们快速提升创作质量。

  杜杰从使用者和客体的体验上,提出了摄影机和手机的区别:“胶片也好,DV也好,手机也好,每个媒介都有自己的特点。从使用者的角度来说,手机具有很强的亲民性,是一个没有侵犯性的东西,被拍摄的对象不会有任何压力,你可以拿它拍摄更多的普通人。这是手机区别于大型摄影机的独有优势,它能够让拍摄客体放松下来,有助于探寻客体内心的情感。”

  田羽生以行业教育的角度道出了手机电影更深远的意义:“中国对电影的普适教育还有很大的前进空间,或许手机电影的普及能够让未来的创作者从小即接触电影,致使我们的电影市场可以孕育更肥沃的土壤,实现从电影大国变为电影强国。”

  王丹则站在受众主体的立场,明确了手机电影的定位:“手机电影一定是在极为便捷的条件下产生的作品,它是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线,真正属于大众,而不属于精英,属于民间,而不属于殿堂,一定是大众的狂欢。”

  随着技术与工具的不断变化,硬件会反向导致艺术的内容与形式产生变化,辅之先锋创作者的引导和强大的民众基础,手机电影对整个电影产业链的影响无疑会愈发凸显。

  就像王丹的总结:“手机是5G互联网时代集中展示的工具和平台。而手机电影是电影产业链的延展。”而这个延展具体可表现为三个方面:

  首先是对现有端口的支持。于前端,手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可以做到基本叙事,表达创作思维,然后参加创投。它不等于低廉,只是风格不需要那么华丽。对于一些真正想拍大电影的创作者来说,目前只能用手机去过渡和实践。于后端,他在做每部电影后期的时候,都会通过手机观看特效组和剪辑组上传的视频,更像是一种输血机制。

  其次是与院线电影的关系。关于这点,几位嘉宾的态度高度一致,即手机电影无法取代院线电影,它是独立的影像形式。毕竟,手机不是电影设备,现阶段难以匹敌专业的器材,但是它可以在网络的语境中,将自由性做到极致,进而改变大家的生活方式。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未来也是如此。据李昌竹透露,现在华为的图像拍摄制式已达4K,符合院线银幕的成像标准,同时也有用机体自有收声的手机电影出现,未来手机电影将产生无限可能。

  第三是手机电影的自有发展。郑大圣从创作角度表示:“手机电影没必要靠近传统电影的物理指标和美学意识,必然会发展出自己的语言和传输方式。我特别愿意设想有全手机流程制作的活动影像。从拍摄、剪辑到后期的混音与调色,都在手机界面内操作。”

  针对这种想象,李昌竹从技术发展上进行了前瞻,手机视频会带来更大的软件、硬件、端云的协同以及一些硬件软件化的能力,有可能是云端的编辑机通过5G技术联到大家的终端上,让大家分时的去处理。致使整个商业逻辑和商业的信息流和资金流会有所改变。

  而从内容的评选标准看,田羽生认为,应当在硬件配置上给予规定,郑大圣则认为,多想一些传统院线电影做不到的东西,采用一些仅有手机电影能做到的东西,比如竖屏拍摄,让风格更加多元化。

  拓宽表达形式,重构电影想象,助推创作更加自由。期待今年的「新影像?手机电影计划」涌现出更多优质的手机电影作品,让科技与创意携手,为文化产业雕梁画栋。


老哥论坛
Copyright © 2018 老哥论坛 All Rights Reservrd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捷搜网络
网站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会及时更换!